火洣

目前在翻译zarla的UT同人
更新大部分丢在贴吧

zarla主页 https://zarla.deviantart.com/
贴吧翻译地址 https://tieba.baidu.com/p/5232497462

If that's sunlight coming into the throne room, doesn't that mean there are holes in the ceiling...?


如果王座室有阳光的话,不就说明天花板上有洞…?


I also wonder where the light comes from in the last hallway


我也很好奇最后的走廊上的光从哪来的


Just dropping in

SANS把你的灯关掉


I do wonder what those rainbow lights are under Sans's door are though.

好奇Sans门下的彩光是什么。


oontz oontz oontz

Someone asked about what Asgore would look like after he absorbed the seven SOULs and I really have no idea, haha. We have very little solid information to go on about what happens to a monster when they absorb SOULs, much less seven of them. I speculate in more detail here. Mostly I was picturing the seven SOULs fighting Asgore for control of his body, and he starts to lose his sense of self and his memories, his body starts dissolving, and Gaster sticks with him and keeps talking to him and reminding him of who he is and how they know each other to try and keep him together, it'd be awful all around, haha. No matter what happens afterwards, absorbing the SOULs is a lose-lose situation for everyone.

Edit - Oh dang, I actually forgot how Flowey+6 couldn't control the SOULs, but Flowey+7 could as far as we can tell, without them influencing his behavior at all, so possibly +7 is the threshold where a monster becames powerful enough to exert total control over the SOULs they've absorbed? Hard to say still, haha.


有些人想知道Asgore吸收了七个灵魂之后会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哈哈。我们对于怪物吸收了人类灵魂后会发生什么事知之甚少,更别说吸收七个灵魂了。我在这里有些推测。最大的可能是七个灵魂和Asgore战斗争夺控制权,而Asgore开始失去他自身的意义和记忆,他的身体开始消融,Gaster跟着他一直和他说话让他想起他是谁他们怎么认识的来让他保持形体,这一切都很糟。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对每个人来说吸收灵魂都是个双输的局面。

诶呀,我真的忘记了六魂花不能控制那些灵魂,但据我们所知,七魂花可以,而且毫不受他们影响,所以也许七魂是怪物强大到能够完全控制他们吸收的灵魂的分水岭?难说,哈哈。

Ride or die, in a sense

The only path

分享一张同人,简直是野生zarla


I doubt I'll ever add this as a mode to the Dr. Gaster Ukagaka/Ghost because it'd be a ridiculous amount of work for him and I already have a long list of stuff I want to add to him already, but it's fun to speculate. Speculating about ghost features is the most fun part of ghost making actually, haha.

Anyway, he'd never be comfortable with petting, but he'd like small gifts and puzzles and things like that. It'd be hard to get him to open up or talk to you, he's pretty awkward. Punching him would irreparably destroy your relationship with him, but I don't think I'd implement that as a feature for the same reason I don't want to add it to the brothers.

Someone lose a doomed child

前一个

For Father's Day have the barest inkling of fathering, haha.

Make sure to cover the outlets

You take your eyes off Sans for five minutes and he starts getting into all your business! He does love dropping bombshells. And also saying things that make you feel real bad.

Spends so much time in there you'd think he's taking notes or something...



Spoilers It's for the best I know it


【DBH】家务安卓使用指南 (18)

真是小美人鱼的结尾呜呜呜呜……

Dulak:

前章:(1)(2)(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


事前说明:我之前說想写的片段不是这裡XD  


 



  汉克神情複杂地看著坐在他身侧的康纳,车辆的摇晃不时把他们的肩膀撞在一起。为避免连结帐户扣款洩漏他们的行踪,他们唯一能依靠的交通工具就只剩下公车。「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是个窃听器?」


  「家务安卓有协助维护居家安全的义务,」他说,然后才因为汉克的表情改口:「——我扫描了一下。在进屋时我就注意到了老布朗太太的项鍊,依布朗家的状况,即使负担得起也不该将它作为日常配戴,除非它有什么特殊意义。」康纳手中的硬币无声地飞过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原本我以为那是有人为了监听老布朗太太而给的,或是有谁预测了我们的动向要窃取进展。结果意外的都不是。」


  前警探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是啊,谁知道呢,他们争夺、寻找了这么久的东西竟作为对亡儿的纪念一直戴在老布朗太太的脖子上。在他们带走窃听器时那位女士显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在略作思考后咬著牙送他们离开,只在关门前又再次向他们交代「让查尔斯回来看她一眼」。


  这是布朗手中那份极为重要的证据,他取得了缺失的那块拼图。卡伦.派克因为以为它在查尔斯.布朗身上而一直求而不得,无法将那篇报导发出,若是他再早点拿到这份证据,说不定记者不会死,如今的困境也能极轻易地被一篇文章突破。


  但多想无益,他必须往前看。拿到这份证据等于成功一半,这点就已经足够好了。


  「不过布朗究竟是怎么弄到这条项鍊的?」汉克说,那是条女士项鍊,看起来十分昂贵,还功能性十足:「它看起来可不是简简单单能被一个普通毒贩拿到的。」


  「我猜是老罗伯特。」


  「布朗先生的神奇好友?」人类问,随即自己回答了,「有可能,他不管与布朗相识的契机是什么,布朗的关系网中也只有他有这样的能力和动机拿出这种东西。」


  汉克说著,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


  「汉克?」仿生人问道。


  「没事,我在想这份录音。」


  方才在布朗家,他们就借用电脑得知了当中携带的资讯。那是一段威廉.拉格伦与盖佐.费克特的对话录音,双方的声音、姓名都被录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他们在警局中-存在关系-,是从「自己人」手上拿货都在这段毒趴上的争执中暴露。


  这虽然不能作为法庭上的证据,但已经能促使警方介入调查,想必挖出什么不是问题。可是还不够,如果只有这段录音仍是揪不出DPD中的毒瘤,甚至很有可能被大事化小,除非如同卡伦派克般将此事披露给大众,用舆论监督。


  但汉克要的不只有这一个毒品集团,他要拔起警方的烂根,而这个他只能寄望于老罗伯特的那份证据。作为记者的合作主体,他想他或许能对那个古怪的老人抱有期待。


  可是接下来的发展并没有如同之前一般顺利,除了他们不知道这群毒贩的新根据地外,虽然杀害记者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感谢某位在当晚狂奔后还搭著无人计程车追人的热心市民),但他却拒不认罪。在杰弗瑞压到不能再压的状态下,安德森前警探和与他同行的年轻人终是也被加入了搜寻范围。


  康纳还好,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汉克就真的有些寸步难行,每个警察不用看档案都知道他长什么样。为此棕髮的男人甚至蓄起了鬍——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汉克防备地看著他的仿生人,「我都还没问你的头髮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觉得很……怀念。」顶著一头白髮的康纳说,他的头髮已经全被打散垂落,「很好看,警探。」


  「你从哪怀念……」汉克对此有些不知作何评论,但因为这个安卓随口跑火车的次数实在太多,他便也就这么放过了。这让他在后来想起时十分懊悔,但如今的汉克并不知晓:「而且我只觉得我这样很像电影裡的坏人,」他搓了搓下颔的短鬚说,「还是挺变态的那种。」


  「那也是好看的变态,」康纳诚心诚意地称讚,虽然有一秒间汉克是真的很认真地在思考自家仿生人是不是学会了反讽。


  「……算了,配上你这叛逆小子的样子也算是很协调了。不过你是怎么弄的?」最后他这么说道。


  「仿生人的客製化部分,你可以设定我的髮色。」家务安卓回答,原本汉克以为这又是一次烂藉口,但他看著康纳的表情——「真的?」


  「是的,我们几乎都能这么做。不过如果你想要其他改变,」康纳想了想,「我还可以改换声线。我可以成为你想要的任何样子,汉克,只要你希望。」


  仿生人说这句话有著目的性。就像相扑在腿边绕两圈总是能赢得一个抚摸,他知道人类的回答。


  「不,不不不。」汉克忙不迭地回绝了,过了两秒后才想起要解释般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就是你,康纳。你原本那样子就行,连同那个蠢髮型和声音,你没有必要为了任何人变得不像你,就算是我。」


  瞧。安卓在心裡收起了那些由言语化成的闪亮碎片(看他也会用比喻了),把它们存入了原本空无一物的那个房间裡。他失去了他的指示灯,但那已经无所谓,他早就得到了更多东西。


  但仿生人的蒐集癖玩脱了,汉克在旁边又想了想,觉得好像哪裡不对。


  「……等会。做个诚实的好孩子,康纳,」敏锐的前警探突然惊觉,「所以当初那个订购的录音是你自己弄的?」


  然后他看到那个才说可以为了他变成任何样子的仿生人装作自己没听见般走掉了。


  


  汉克探查了整整两週(加上一点来自仿生人的技术支援),才终于摸到了他们的小尾巴。那是一个老旧的建筑群,在观察下出入的人竟还不少,前警探不得不开始思考这个黑帮的规模是不是比他想像的要大得多——他们连同彼得罗夫招供那次,已经被查抄过两回了,却仍维持著原本的结构和活动,就算警方到现在一直都未逮到主事者这都不该。


  但这不是他们现在该担心的,附近并不安全,但他们别无选择。在守了一天一夜后他们终于在查尔斯.布朗独自外出时逮到了他。


  小布朗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沉的年轻人,这个才十九的青年在见到他们时带著一种意味不明的紧张,那并不像怕他们。他在被抓住时的挣扎和反抗在听见前警探表露身分后没多久就停了,原本汉克和康纳以为那是他想合作的信号,却没想到后来他的表现推翻了这个可能。


  查尔斯.布朗虽然乖乖地随他们进了那间他们暂时落脚的破旧公寓,但他不愿意配合,问什么都紧闭著嘴巴。直到汉克和康纳都用上了那个老套的好警察坏警察套路,他才好不容易开了口:


  「我怕!我怕我跟你们说了后他们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我祖母。我也不愿意这样,我努力读书就是为了不和我爸一样,但他们还是找来了!」年轻人歇斯底里地喊道,「我真的不是自愿的!」


  「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的,」好警察康纳语气温和地说。


  「我看他就是为了赚钱容易而已,直接把他逮回警局吧,还怕什么问不出来。」坏警察汉克接话。


  但没想到查尔斯.布朗意外地对这个问题没淮备好,他说下去前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是……我们家已经涉入得太深了,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们的,倒不如跳进来还有一丝活路。——还有我奶奶的身体!最重要的是我奶奶的身体。我已经没钱了,为了医疗费我说什么都得跟他们走。」


  他表演得很像那么一回事,但那稚嫩的表现完全瞒不过一个不知见过多少罪犯狡辩的资深警探,和一台就是为了刑侦开发的高阶安卓。


  更别说他们并非在那场命案后就没见过老布朗太太。


  「老布朗太太的身体怎么了?」康纳状似十分关心地问。


  年轻的猎物若无所觉地踏入陷阱:「她的身体在我爸死后就变得很差,几乎不能下床。医生说是肾……什么的,」他像想不出病名般含糊说了几个字,又加上了句,「我昨天偷偷回去的时候她的状况又更差了。」


  谎言。但两名审问者都不动声色,哄著小布朗吐出了密码后半。因为已经有了警觉,他们很轻易地就能从那些话语中发现刻意的痕迹:他强烈地想把密码给他们,但这又与之前的欺骗显得立场不符。


  「可以放我走了吗?求你们,我不想进警局!」小布朗在最后哀求道。


  取得密码后汉克悄然看了康纳一眼,在得到仿生人一个几不可见的颔首之后,他们放走了查尔斯.布朗,同时迅速转移了位置,由康纳选择搭上了一班不知开往何处的公车。


  小布朗的态度反覆,在谎言连篇中但却又给出了正确的密码。青年异样的表现让汉克与康纳生出了警觉,但光是警觉没用,他们分析不出任何可能。


  在讨论的过程中,汉克说著说著就不自觉地看向了仿生人沉著眉的脸。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竟不知从何时开始这般习惯与康纳研究案情,而且状态可以说默契绝佳,像是曾经这么做过千百次似的——但这家伙竟然到现在还在坚持自己只是一台平凡普通的家用型仿生人。行,拿家务安卓办案,这用途真的合理到他找不出任何破绽。


  「汉克?」


  前警探拉回了注意力:「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无论如何我们都取得了密码后半。康纳,解出在哪了吗?」


  「是的,在嵌入原本的那段后我得到了一个地址——」仿生人顿了一下,「是老罗伯特.马丁的居所。我们现在正在朝那边移动的路上。」


  人类也为这个出乎意料的地点感到惊讶,「老罗伯特家?这个地点卡伦派克到底有什么用密码的必要?而且那裡在黑帮、警方、我们都各搜过一圈后还有地方藏东西——不对,确实还有。」


  康纳显然也想到了一处:「小罗伯特的奖状和玩具——那些雕像。除了那座棕熊雕像外,一定还有其他有机关,而且极为隐密,不然我们当初不可能没有发现。但密码并未告诉我们究竟是哪个,我们有得找了。」


  「怕什么?这不是有你们家用机的扫描功能?」前警探挑了挑眉,不无促狭地说。「一个一个摸过去总有对的。」


  「是的,」面对他意有所指的调侃,康纳弯起眼睛,「没错。很高兴能帮上你的忙,安德森警探。」


  面对他直认不讳的反应,汉克也乐了,掐住仿生人的脸著预告道:「你现在就乐吧,乐完赶紧想想回去该怎么跟我解释你是怎么一回事,这次可不会再让你逃掉了。」


  没想到听完他这句话,仿生人这次竟然没有再忽视装死,反而从汉克指缝间定定看了他许久,才像下了什么决定般点了点头(在脸上有一隻手的状态下这个动作有些艰辛),「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汉克。回去之后你所有问题我都会回答。」他说,然后如汉克般留下了一句:「所以你最好趁现在赶紧想想要问我什么。」最后仿生人甚至朝人类眨了眨眼。


  汉克有点被康纳的表情闪到眼睛,他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个正在被泡的妞。人类放开了盖住康纳整脸的手,「我现在就想知道一个:你这些行动模式到底从哪学的?」


  「……你?」在思考过后,安卓冷不防地说。


  骗鬼,他什么时候在他面前乱泡妞了?汉克第一反应是康纳又在瞎扯,但他看著仿生人那张实话脸(这是前警探自己的分类),他不得不相信他说的是实话:「……认真的?什么时候?」


  「很早之前,我发现你喜欢我这样。」康纳十分诚实地说。


  ……结果到头来才是那个被泡的妞?


  汉克真的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给了康纳这种错误的认知。


  


  老罗伯特的居所并不远,他们很快地下了车。虽然距离他们上次他们来到这间房子的时间不算久,但经历过了那些波折逃亡,汉克只觉得恍如隔世。


  康纳倒是没有这些感性思维,他很俐落地骇掉了马丁家门口还在运作的摄像头,在老罗伯特死后没有亲属接收遗产,房子将收归政府的状态下,还是别留下他们入侵的证据好。


  马丁宅在那场「入室抢劫」破坏的大门被一个扣上的锁头封起。仿生人花了两秒排查解决方案,但在结果出来前,就看到人类从口袋掏出了一根铁丝,往锁孔拨弄了两下——


  「咔。」


  门开了,仿生人的处理器不自觉从记忆组件中调出了那时他和副队长在餐车前关于霸王餐、交友和赌博的对话。


  「你发什么呆,」人类喊道。


  康纳很努力地把那个片段塞了回去,也跟著进入屋内。


  大门阖上后,阳光也随之被阻隔在外。已无人居住的大宅充斥著阴冷的气息,加上那些用著无机双眼紧盯来客的雕像说真的有些令人不适。


  汉克和康纳自最有可能藏匿物品的主卧开始找起,再到书房、无人使用的客房……几乎每个房间他们都能找到一两个有机关的雕像,裡面却大多空空如也。原本康纳还有些不得要领,其它雕像的机关都没有当初那个那么明显,基本上甚至扫描不出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当时他们在发现小罗伯特的奖状后没发现其他雕像也有问题。直到后来摸索出了规律,他们的排查才加快了速度。


  但还是什么都没有。最后的希望和最终的目标都在眼前,却总遍寻无果的状况让前警探都有些焦躁了起来:「证据不会已经被人取走了吧?小布朗反覆的态度是不是因为他已经叛变,所以才急著向我们脱罪,其实证据的所在地已经被他告诉黑帮——」


  「不,」听到汉克无心的话,康纳猛然抓住了他的手臂。仿生人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他可能原本就不是我们这边的,所以特别想要取信我们,」他在飞快的语速中顿了顿,「查尔斯.布朗为什么这么想提供密码?是因为他们凭那半段密码找不到,汉克,」他说,「他们需要借著我们的手来找他们最后的风险!」


  「——而老布朗太太知道这点。她虽然原本打算替他隐瞒,但还是更想让查尔斯回家,所以把布朗的证据交给了我们,因为她认为这样孙子或许就会回来!」棕髮男人睁大了眼睛,也想起了老布朗太太违和的行为。他反手扣住了仿生人的手臂,快步拉著他继续搜寻。「我们在狄洛街23号后院发现的脚印或许也是小布朗的,要不在黑帮早就来搜过一趟的状态下,为什么还有人需要入侵卡伦.派克的房子?」


  他们当初的猜测错了。卡伦.派克比起防备他,更防备查尔斯.布朗。这是他为什么一定要使用密码,还拆成两半。


  那大概是死前最迫不得已的选择,记者不能把所有赌注押在同一个地方,只好把密码一拆两半,先将一半传给了他经由某种渠道得知可信度存疑,但却也是最后寄托的小布朗,而另外一半在汉克到来后决定託付给他——他或许原本是想留下遗留线索给警方,但在汉克打算帮他包扎时毅然把筹码推了下去。


  只要有一方是愿意帮他的他就赢了。比起全赢或全输,这至少多了次机会。持有密码的双方是自己人能合作当然好,但若有一方早已背叛,单凭半段密码也无法取得证据,他这边总有一丝胜的希望。那个记者在死前可以说已经尽他所能的算到了极致。


  他们加快了速度,最后终于在那座一进门的孔雀雕像中找到了东西。不知多少人都曾从这座孔雀雕像前经过,却没有一人知道当时证据就离他们一步之遥。


  那是一小张这个年代几近淘汰的记忆卡和一本日记。但命运甚至没给他们确认内容的机会,在他们取得证据后没多久,屋外就猛然传来了几道车辆急刹的声响,同时起居室的窗户也在一个脆响后碎了满地。两个人影从那破坏的窗户翻滚入屋,随即站起,举著枪朝他们走来。


  操。被包夹了。


  身后大门外的脚步声快速逼近,前警探当机立断,猛然袭向他面前的歹徒。在一个俐落的肘击隔开对方的防御后,汉克往凶徒的手腕用力一敲夺下了枪,反手朝仅剩的持枪人腿部扣下扳机。


  他身后的康纳在人类动作时也随即跟上,在汉克处理持枪歹徒时腿一抬,直直用脚跟往那个还未反应过来的男人肚子上踹去,随即迴身再一脚踢飞了持枪者就算受了伤还牢牢握住的枪。


  汉克把手上的枪扔给了康纳,又掏出了他自己的那把警局配枪往第一个受袭者的腿上补了一枪,「别说你不会。」


  「精淮度和稳定度都能信任,长官。」


  像跑道上的信号,随著汉克那声枪响,这场生命竞逐拉开了序幕。门外的敌人加速踹开了屋门,在门开的瞬间康纳抬手扣下手中的扳机,和身旁同时开枪的汉克一起击中了打头的敌人。M1911含膛室八发子弹,还有六颗。


  汉克扯著康纳往屋内逃。


  「911?我要报警。」康纳在奔跑的途中突然开口,他报出了这裡的地址,「屋内有七人持枪袭击,屋外埋伏人数未知——」


  康纳的话还未完,汉克就对他没抓到要点的报案电话十分不满。他大喊道:「告诉里奇队长或褔勒警探,你们再不来你们安德森警探就要直接和证据一起被干掉了!」


  「他们听见了,马上出动。」康纳在倾听了数秒后说。


  他们甩上了二楼的走廊门,合力推倒了旁边一座老鹰雕像卡住门板,最后闪身进了走廊末端的书房,阖上门开始堆叠障碍物。


  门前已经被他们用雕像和矮柜挡住,但想必撑不久,远远都已经能听见门外剩下那四个敌人突破阻碍,开始逐间破门搜索的声音。


  「他们还要多久才来!」汉克低声焦虑地问。


  「五分钟车程,」康纳扣著枪回答。


  绝对来不及。门外传来了撞击声,在发现这扇门被挡住后敌人终于确定了他们的位置,屋外未知数量的敌人让他们不能冒险跳窗,唯一的希望就是处理掉眼前这四个,祈祷警方在外头围杀前及时赶到。


  门被暴力轰出了一个洞,注意到那后头晃动人影的康纳抬手,抓淮时机在瞬间扣下扳机。


  剩馀子弹:5,敌人数量:3。


  门外好像因为突然倒下的同伴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继续破门。这次他们很小心地不让自己出现在康纳的视野范围内,却仍旧在成功进门的时候被警探的子弹击中。


  剩馀子弹:5,敌人数量:2。


  剩下的两个歹徒似乎被激起了凶性,抬起枪朝他们射击,汉克压下康纳躲避,一发子弹划过了他的肩膀,瞬间一股热意在他的肩上蔓延,浸染了袖子。


  康纳维持著被人类保护的卧姿开了枪。目标偏移,无法阻止行动,修正。


  剩馀子弹:3,敌人数量:1。


  剩下的那个男人好像怕了,他有些瑟缩地后退了一步,似乎打算放弃,却被外头疾驰而来的警笛响声刺激,不管不顾地扣下扳机。


  弹道计算:击中汉克机率76%,大出血机率63%,救援后机体受创比——计算程序终止。


  康纳扑了过去。他手中剩下三发子弹的枪枝在此刻已经不存在任何意义,在他手一撑一翻间被留在了原地。


  汉克被仿生人抱著翻滚了一圈,他护著康纳的头,在间隙趁机朝最后剩下的歹徒开了枪。随著房中唯一站立著的人影栽倒在地,前警探终于呼出一口气。


  结束了。接下来就让DPD那群根本没做事的家伙干活……


  但在下一刻他发现了不对。人类抬起自己抱著仿生人的手,上面沾染的蓝血带著汹涌的恐惧猛然淹没了他,「康纳!」


  好像有什么从梦裡落到了现实。汉克无法控制住自己双手的颤抖,他拥起趴俯在他怀中的康纳,仿生人的腰腹中央正慢慢被蓝色浸染。


  他的安卓安静地躺在他的怀裡,汩汩蓝血无止尽地从破损的机体中流出,在他们身下汇成一滩鲜艳而残酷的湖泊。汉克焦灼地低声喊著他的名字:「不,康纳,不……你撑一下,撑住,一定有方法能救你,对不对?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告诉我,康纳!」


  康纳没回话。他那双明亮的褐色眼眸失去了焦距,像是看著他,却又像穿过了他望向他后面的什么地方。仿生人艰难地勾了勾嘴角,像是想说些什么。


  没有了指示灯,汉克不知道康纳现在是什么感觉,但他想如果那个光圈还在现在应该是刺眼的腥红。


  汉克努力靠近他的安卓,听见他低声对他说:「路况不好就别开车了,汉克。要注意安全。」


  汉克想哭又想笑,这种时候了,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到这句的?


  「操,我什么时候在——」


  他的话甚至还没结束。他感觉到自己怀中康纳不自觉的颤抖突然停止了,就像是一台机械被按下了停止钮,突然一切,瞬间,什么都没了。


  「操,」警探用力捶了一下地板,然后缓慢地俯下身,抱住了他的仿生人那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的躯体。「操……!」


  人类就像一头受创的狮子,即使一切都已经终结,仍旧固执地用最柔软的肚腹保护自己身下的幼小狮崽。但怎么样都没用了。都结束了。那小团东西早就不再发出融融暖意,不再眨著无辜的眼睛和他扯出一个又一个歪理。


  经过一阵窒息的沉默,汉克把仿生人从怀中扶了起来,轻声说:「……不,别担心,康纳,我会救你的。」他揽住对方无力瘫软的腰,「模控生命、黑客都行。那公司没办法我就想办法去找那个黑客,记得你到时醒的时候表现得正常一点,别被他们发现……」


  汉克背起康纳往外走,也不知在说给背上的安卓还是自己听般一直重複著,但他却觉得自己背后的重量越来越轻,直到没有了任何感觉。空空如也。待走到阳光下时,他放下了自己的手。


  一整群举著枪的特警向他逼近,但汉克只摊开空无一物的双掌静静地看著。


  上头的蓝血已经几乎快看不到了,只剩一小块蓝斑落在他掌心,却依旧在阳光的照射下不可抗拒地一分一分缩小,直到消失。


  汉克的手掌乾淨如初,他什么都没留下。


  他说想和他一起活著,到他满头白髮有了孩子,却自己先走了,什么都没留下。


  


 


  ——313 248 317-51因为失去过所以特别珍惜。虽然没有记忆,但还是有个念头一直不停地向他提醒:


  选择汉克。无论判断是什么,选择汉克。


  所以他在2024年的街头跟上了年轻的汉克.安德森,接著,在现在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这曾是一个由想拯救人类的仿生人与想拯救仿生人的人类组成的莫比乌斯环,早已不知何处是起点。他们不断在时间中穿梭,却只把时间打成了死结。


  但是这次不同,会让它不同的。


  我已经让它不同。


  


  


  


  END                                       2038-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抓稳啦,前往2038的班机要起飞啦 (*゚∀゚)


  


2024年的故事结束了,但是不要怕,可以告诉大家后篇的名字:


警用安卓使用指南(没错,认真的


简述:《家务安卓使用指南》后篇,这是一个最讨厌仿生人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得到了一台警用安卓协助他调查异常仿生人,但除了工作上十分顺遂外,私下却要因为那个一直坚持自己是台机器的仿生人(被迫)接受旁人私用公物目光的(悲惨)故事


还是会继续用家务的tag更新,频率还是和现在一样,基本上隔日更,提前写完就提前更




对了,(这整个)故事真的是HE,还是超级童话的那种,大家莫慌


来猜猜说故事的是谁? 应该蛮好猜的X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章 


 


  

I dunno, the throne legs just seem kinda short to me. And there's no armrests! Weird. It could just be the perspective I guess.

Scrunch your knees up
————————
手机上不懂怎么弄链接……